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

    “祁爷爷!”

    “小乐!”

    祁远山看到方乐的时候也是相当惊喜:“怎么突然回来了?”

    “休两天假,正好回来转一转,我妈那边谢谢祁爷爷了。”

    方乐说着话,自来熟的拉了凳子在院子坐下。

    刚才在家里,给刘玉芬诊脉的时候,方乐也听家里那边说了,祁远山中途也去过家里两次。

    其实不仅仅是这一段时间,方乐重生过来之前,方家母子就欠的祁远山人情不小,要不是祁远山,刘玉芬一身病,还要养儿子,早就撑不住了。

    从年前到现在,刘玉芬之所以能恢复的这么好,其实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而并不仅仅是因为方乐比祁远山水平高。

    第一个因素,儿子醒过来了,而且变化不小,这对刘玉芬来说就是相当好的一剂良药。

    第二个,方乐重生过来之后,也逐渐的开始改善家里的环境,无论是打磨堂嫂江秋娥还是家里的经济方面,这也是很关键的。

    之前的那个方乐上着大学,可是要花钱的,而刘玉芬只要身体稍微好一点,就要想办法赚钱,如此一来,别说祁远山水平不如方乐,就是比方乐强,也没办法把刘玉芬的病彻底治好。

    有句古话,人生病,三分治,七分养,这七分养往往要比三分治更重要。

    “好,没事回来转一转,很好。”

    祁远山放下手中正在摆弄的药材,进了屋,洗了手,然后拿了茶壶出来。

    “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祁远山看着方乐,心中感慨,这一场大病,方乐整个人好像都脱胎换骨了。

    “进了医院了?”

    祁远山一边泡茶一边问方乐。

    “嗯,对,现在在西京医院实习。”方乐点着头。

    “西京呀!”

    祁远山哪怕在山村,也知道西京医院,笑着道:“不错,不错,没觉的实习结束能留下来吗?”

    “问题不大吧。”方乐谦虚了一下。

    现在其实已经不是问题大不大的事情了,而是他即便是想走也没那么容易了,别人不说,韩胜学绝对会提着菜刀去他们家堵门了。

    要么就别去,到了这一步,方乐要是走了,那就像是正在那啥呢,那啥了一半,然后提裤子走人了,韩主任不上不下的,这尼玛还不疯了?

    “也是。”

    祁远山道:“年前你就去过一次,那个大老板好像后来也去了西京医院?”

    祁远山说的是李万江。

    “嗯,对。”

    “在中医科?”祁远山问。

    “在急诊科。”

    方乐笑着道:“相对来说急诊科机会多一些,涉及的面广一些,更适合我。”

    “嗯。”

    祁远山点着头,给自己和方乐倒了杯茶,看着方乐是越的喜欢了。

    祁远山这些年没怎么出过远门,可毕竟不是方家坪本地人,眼界了常识了还是懂一些的,方乐能去急诊科,真的是祁远山没想到的。

    “什么时候走?”

    祁远山笑着问。

    “也就两天假。”

    方乐道:“今晚住一天,明天赶天黑到西京市就行。”

    “正好没事,下盘棋?”

    祁远山笑着问。

    “行,我就陪祁爷爷下盘棋。”

    方乐笑着道。

    无论是在西京市还是在家里,其实方乐都挺无聊的。

    西京市那边认识的人大都在医院,人家在上班,方乐休假还真没什么熟人,回到村子,也没几个熟人,除了祁远山,其他人方乐最多也就是混了个面熟,充其量知道叫什么名字。

    刚才一路过来,在巷子里方乐也遇到了两个同龄人,应该是小同学一类的,说了两句话。

    方乐现在出息了,开着车,认识大老板,在省城大医院上班,村上人见了都愿意讨好,以前的小自然也不例外。

    小们聚在一起,自然是聊小时候的事情最能促进感情,什么小时候偷谁家这个了,偷谁家那个了,一块玩泥巴了之类的。

    可刚才人家两位小说往事,方乐一点代入感都没有,只能配合点头。

    不过两位“小”说的往事确实有趣,方乐是没有经历过的,其实还有点向往。

    “我去拿象棋。”

    祁远山起身,去里面拿了象棋出来,把茶壶挪到边上,两个人就在小方桌上摆开车马。

    .......

    西京医院,急诊科。

    想起方乐今天休假,韩胜学心中的兴奋都不由的去了几分。

    原本韩胜学从院领导那边回来,还有点小兴奋,就像是捧了奖状的孩子恨不得进门之后第一时间把奖状递给家长。

    可进了门,左一看,右一看,家里没人,心中的喜悦自然就变成了失落。

    韩主任自然不是孩子,方乐也不是家长,不过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正主不在,宣布好消息都没什么意义了。

    回到办公室,韩胜学把文件夹打开,里面是董文学的评级。

    刚才韩胜学把文件夹递过去,刘长胜看了之后都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要不是上面有着董文学签字,刘长胜八成要觉的这玩意是韩胜学伪造的。

    “优、优......"

    韩胜学看着上面一个个优字,就像是看到了钞票一样,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舒服。

    看了一会儿,韩胜学从办公桌上拿起笔,开始写申请报告。

    大概过了有四十来分钟,急诊科门口,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急乎乎的走了进来,中年人个头不高,身高一米六五(上次遗漏了一个字已经修改),看上去还微微有点秃顶。

    “潘主任?”

    杨晓辉刚好路过,看到急匆匆进来的中年人,有点意外。

    潘庆国怎么来了?

    “杨主任?”

    潘庆国勉强向杨晓辉笑了笑。

    “潘主任,您这是,最近不舒服?”

    杨晓辉看着潘庆国,潘庆国脸上带着浓浓的黑眼圈,疲倦之色一目了然,这是昨晚做了一晚上手术

    可做了一晚上手术,这会儿不回去休息,急乎乎来他们科室干什么?

    怎么看上去像是过来吵架的。

    “你们韩主任呢?”

    潘庆国直接问。

    “在办公室。”

    杨晓辉道:“我们韩主任在办公室已经一个小时了,一直没出去,您直接过去吧。”

    “在办公室一个小时了?”

    潘庆国又气的差点吐血,在办公室一个小时,他这边打电话韩胜学直接挂了?

    故意的?

    心中想着,潘庆国还是善意的向杨晓辉笑了笑,然后向韩胜学的办公室走去。

    西京医院急诊科潘庆国来过几次,韩胜学的办公室潘庆国还是认识的。

    到了办公室门口,潘庆国还是压着心中的脾气,客气的敲了敲门。

    “进”

    韩胜学一边写着申请报告,一边喊道。

    韩胜学刚才去找院领导,目的自然是为了急诊科这边手外手术的事情,有着患者的术后恢复评级,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刘长胜让韩胜学这边写个申请报告。

    急诊科涉足手外并不是独立科室,不过韩胜学是要建新的复健室的,同时扩充床位,这些都是要申请的。

    听到办公室内韩胜学的声音,潘庆国推门而入。

    “什么事?”

    韩胜学没抬头,依旧写着东西。

    “韩主任果然很忙呀。”

    潘庆国缓缓说道。

    “?”

    韩胜学听着声音不对,这才抬头。

    “潘主任?”

    韩胜学急忙起身:“潘主任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不清楚?”

    潘庆国心中气呼呼的,脸上却带着笑:“韩主任忙,没空和我通话,我也只能亲自过来了,打扰韩主任工作了?”

    “还好,还好。”

    韩胜学笑着招呼道:“潘主任坐吧,其实也不算太忙。”

    看到是潘庆国,韩胜学就抑制不住想笑。

    何必呢?

    何苦呢?

    昨天他这边客客气气的让方乐过去,都没有什么刁难,一方面是想着两家关系好,二一个,科室目前床位紧张,复健室又满员了,方乐去了唐都那边也能忙几天,谁知道潘庆国直接给了方乐一个冷遇,大老远过去做了一台手术就回来了。

    好吗,现在自己又急匆匆过来?

    “潘主任喝茶。”

    韩胜学给潘庆国倒了一杯茶水,笑着问:“潘主任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方乐方医生呢?”潘庆国直接问。

    “原来潘主任是找方乐呀?”

    韩胜学笑着道:“休假了,我也不清楚这会儿人在哪儿。”

    “休假了?”

    潘庆国怀疑的看着韩胜学,有这么巧?

    “是呀,休假了。”

    韩胜学道:“小方也是,仗着年轻,做起手术来那是真疯狂,一周不到,复健室满员了,小组的几个人也累的不轻,正好没事做,我就给放了几天假。”

    “还是几天假?”

    潘庆国端着茶杯的手都有点哆嗦了,意思是明天人也不回来了?

    “这几天做了不少手术?”

    潘庆国继续压着脾气,笑着问。

    “对,三十台手术。”

    韩胜学说着拿起桌上的文件夹递给了潘庆国:“潘主任自己看吧,我可没撒谎。”

    潘庆国接过文件夹,打开来,第一眼就被后面评级的一排“优”晃的有点眼晕。

    上面三十位患者的情况都有登记,不过还没有到评定期的后面还没填写,可即便如此,那么多优也让潘庆国有点不敢相信。

    再看评定医生签名。

    董文学!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国上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