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手帝国》最新章节。

[]

大冬天的,如果有酒,生活就会惬意很多,不谈‘煮酒论英雄’,微醺状态下与‘大虎’吹牛打屁自有一番情。

自从上次那场雨,天就一直晴,那条溪流又回复了原来的那种温润秀气的状态。酒窖有点远,一个来回大半天。要运酒,就得挖泥烧陶器。

工具改进了,有了铜制的镐头,劳动效率提升了很多,但是知识的瓶颈却很难克服。做小的罐子成型容易,随便捏吧捏吧,就是难看点,烧制也容易。但是体型变大之后,成型这一步就把李大伟给难死,折腾了一天,每个都垮,成功率百分之零。

冥思苦想,一拍脑门,自己一直都在干蠢事,不知道用转盘吗?以前还带孩子玩过呢。先制了几个小的练手,利用旋转的力量,再缺乏天分都能像模像样,顿时觉得之前的那些奇形怪状的锅碗瓢盆得扔。

需求量大了,和泥其实是一个体力活,用脚踩用手揉都坚持不了多久,忽悠着‘大虎’去干活,根本就不上这个当,很有可能嫌脏。琢磨着抓几头猎物当苦力,想想算了,能活到冬天都不容易。

踩了一天的泥,走路腿都有点抖。课本里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没错,制陶的时候的确轻松了很多,虽然还是弄不了那种超大型的,但是最起码厚薄均匀,并且可以缩口了,密封保存有了保证。

陶器的透气性比较强,再怎么密封,也好不到哪儿去。仔细一寻思,又是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李大伟觉得自己的脑门子都要拍肿了。陶、瓷的基础工艺差不多,区别是釉质层,既美观又密封,现在条件所限,高温釉做不到,可以弄低温釉嘛。

长石这附近就有,尽力碾碎与石灰混合,这个要好看是很难控制的。反正不是做唐三彩,用不着那么多讲究。果不其然,最终烧制出来的黑乎乎的东西跟烟熏一样,不过摸上去光滑细腻,有种亚光的美。

李大伟很兴奋,原来只是教材上的知识,亲手做出来感觉完全不同,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实践,相信自己弄出一些精美的瓷器没多少问题,以后可以靠这个养活一家三口了。

‘陶朱公’范蠡原来不就是凭着制陶富可敌国,还取了大美女西施,爱情事业双丰收。反正自己认为这个是正确版本。现在咱能整出瓷器了,是不是得娶好几个呀。不行,人不能太自私,‘大虎’‘二龙’还单着呢。瞎想就是容易令人沉醉,直到大虎低吼的声音把自己‘唤醒’,才发现口水流到了它身上。

跑了两趟,弄了四大坛子酒,够喝一阵子的了。即使旱季,湘南一带冬天也会变冷,李大伟觉得有必要再巡一次山,蛇冬眠了可以减少很多麻烦。

走之前试试大杀器,硫黄硝酸钾木炭已经齐备,小心的用木棍碾碎。一硫二硝三木炭,根据摩尔质量换算成质量,大差不差的按比例混合好。装在一个小罐子里,用泡过油的树皮绳做引线,封好口。心中很期待,还没过年就可以玩炮仗。

溪流旁的滩涂,埋在乱石堆里,引线留的比较长,点燃后还是习惯性的撒腿就跑,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嗯引线是有点长,好一会儿不见动静,‘大虎’都有点不耐烦,想出去溜达,刚把脑袋伸出去,一声巨响,腾起一大堆烟尘。看来这块藏身石近了点,头上落下了不少碎石泥土。

效果令人满意,遗憾的是现在时候不对,没有鸟蛋野鸡蛋之类的,用蛋清混合做成颗粒状,效果要强四五倍。

‘大虎’吓得不轻,躲在石头后尾巴都夹进去了,腿还有些抖,没尿裤子心理素质算不错,安慰他老半天才回过神来。之后又放了一个,给他见识了一下威力,听多了就习惯了。

可惜硫黄的量有限,不能大批量生产,但在这一带横着走没什么问题了。经过这大半年的疯狂进补,‘大虎’体重增加了二三十公斤,李大伟觉得自己也长高了不少,肯定超过一米七,放在以前的鲁东妥妥的小矮个,但咱年轻有还机会长不是,关键是体重上去了,满身的腱子肉,油光水亮的。

身穿猪皮铠甲,腰缠青铜飞爪,腿上绑着三棱刺,手拿长柄铜戈,背着几颗土制炸·弹,豪气干云的道:“大虎,走,咱当恶霸去。”

这次的巡山心态上放松很多,主要是想找一些矿藏,虽然十有八九摆在自己跟前都不认识,但是煤,石油还是知道的,瞧这地形妥妥的没有,不过运气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定。

除非为了吃饭,俩兄弟不再捕猎,浪费时间。当看见一头小的公野猪的时候,这些念头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主要是它个头不大,也就一百多斤斤,看起来好欺负。谢绝了‘大虎’的帮忙,李大伟决定直接面对它,放下手中的长戈和背上的筐子,从腿上拔出三棱刺,弓着腰,一对一pk。

猪在一般人眼中,吃了睡睡了吃,看起来憨厚笨拙。其实不然,森林中‘一猪二熊三虎’,这憨货是排名第一的存在。动作迅速,反应灵活,四条短腿在地上一阵乱蹬,朝着李大伟就冲了过来,李大伟一个闪身,野猪立马转身撩了过来,动作灵活之极,不过与‘大虎’相比就不够瞧的了。

李大伟一个前滚翻,躲开,野猪眼前猛地失去目标有点茫然,李大伟照着野猪的屁股就是一脚,野猪一个趔趄,后蹄乱蹬,又冲了过来。李大伟一个纵跃,双腿半空中一个横叉,野猪再次扑空。

几个来回之后,李大伟干脆再次把三棱刺收起来。吐了口唾沫在手掌心,打算徒手降服这头野猪。野猪的智商其实很高,眼见奈何不了对方,况且旁边还有一位狠角色在那儿舔着爪子看热闹,一副不怕事大的样子。

锐气已失,野猪寻机就要跑,李大伟玩了半天岂能在兄弟面前失了颜面。闪到野猪旁边,一下抓住脖子上的鬃毛,骑到了野猪背上,野猪疯狂的跳动起来。李大伟左手死死地抓紧,右手抡起拳头就砸,即使带着半截的猪皮手套护着,手也疼的要命,武松能打虎,看来真是一个狠人,自己还得练。

野猪想尽了办法,扑腾,翻滚,背上的人就好像黏在上面一样,一直没有被甩掉。李大伟骑在猪背上,使劲的把猪头往地上按,右手猛砸,挨的重拳多了,野猪再皮糙肉厚也扛不住,渐渐的动静越来越小,竟然活生生的被揍死。

累得够呛,坐在地上只喘气。‘大虎’围着野猪转了两圈,喷了一下鼻子,表示了对李大伟战斗力的认可。这次打架完全是闲的,猪皮还是很有用,剥下来卷成一卷放到身后的筐子里。就地烤肉,饱餐一顿之后,只带了一条猪腿就再次出发。

也许是运气用尽,也许是自己真的是纯理论型的。所巡视的这一块地方啥矿物也没有,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发现一片野生的荨麻,做药是次要的,皮可是好东西。做衣服自衬没那个本事,可以做麻绳。处理好了比之前自己的树皮绳要好用很多,韧性强且耐用。

荨麻上面有一层表皮毛,毛端部尖锐如刺,上半部分中间是空腔,人和动物一旦触及,刺毛尖端便断裂,放出蚁酸,刺激皮肤产生痛痒的感觉。但是有野猪皮在手,那都不是事。来一趟不容易,忙乎了一整天,直到筐子里再也盛不下了。

带了两颗大杀器,可惜没有用武之地,锦衣夜行很难有成就感。到处惹事都惹不上事,只能高歌一曲,“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对于李大伟目前而言,现在住哪儿应该差别都不大。不过人都很奇怪,对第一个定居的地方都有别样的留恋,所有才有故乡情,落叶归根之类的情结。李大伟也一样,在外面转悠一阵子,还是回到这个山洞才得劲。

也跟这个窝东西比较齐备有关系,吃着蜂蜜烤獐子腿,喝着果子酒,咕嘟着何首乌野菜炖野菌汤,李大伟与‘大虎’俩兄弟就差猜拳了。

今年的天气的确有些反常,之前晴半年,下了半个月大雨,接着又是半年晴,一个暖冬是应该的了,但是天又阴了下来,气温猛地下降,没多久飘起了雪花。

只要不是太靠南,比如粤东那边,南方下雪很正常,李大伟小时候就经常碰到,时间长的半个月雪都没化完的情形都有,还有冻雨形成的冰凌子阻断交通、电力,但像这样纷纷扬扬连续下半个月不停歇的没碰到过。

大雪封山,北方才有的景象,在这里看到‘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也免不得心情畅快。山洞里暖和,‘二龙’依然活蹦乱跳的,跟着两位大哥胡吃海喝,居然没有夭折,反而长了不少。

酒不够,乘着这美景,该出去溜达溜达。拖着两个大坛子,来到酒窖,大虎在外面玩雪,突然抬起鼻子闻了闻,立马变得暴躁起来,朝着正南方仰天长啸,前方极远处隐隐有虎啸传来,‘大虎’烦躁的原地转悠了一圈,然后朝着虎啸声方向冲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手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