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手帝国》最新章节。

[]

李大伟的确很想走出这片大山,但路上未知的危险实在太多,他不会天真的认为有了几颗‘土疙瘩’,一张盗版弩能横行无忌。天气如此反常,山外也如此的话,肯定闹饥荒,有饥荒就会有兵祸,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乱世能蒙蔽人的心智,出去能否自保还是一个问题。

一家三口吃饭,在这儿不成问题了,两个小弟被养的嘴有点刁,出去了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甩了甩脑袋,不再多想。‘大虎’伤好了,又开始找他玩追逐小游戏。

吃的好喝的好睡的好,大家都胖了不少,‘大虎’身上的伤疤不少,横七竖八的,是英雄身上的军功章,李大伟身上最大的伤疤是冻疮,终于不痒了。

营养过剩,李大伟的力量增加了很多,衡量标准就是与‘大虎’能面对面角力,灵活性上还是负多胜少,胜利要靠耍心眼,这就是天赋的不同。

用自己的兔皮帽子给‘二龙’做窝,每次醒来这小家伙都在自己怀里,偶尔也跑到‘大虎’那儿,李大伟生怕睡觉的时候翻身把这小家伙给压死,‘二龙’长的也有些异常,可能营养过剩,大冬天的居然还蜕皮,都一米长了,长的有点快。回想它妈妈那块头,每年长一两米可能也是正常的。

‘二龙’总不能当猪养,必须有自己的捕食能力才行,得给它找些小动物练练手。大雪封山,小动物不好抓,小鸟却很容易,小时候在农村经常干这事,扫开一片雪地,撒上些吃的,用绳子系上短棍支起一个箩筐,小鸟进去,一拽绳子就能瓮中捉鳖。

无语的是,‘二龙’陪小鸟玩了起来,不知道怎么进攻,这就是吃饱撑的。狠心饿了他一个礼拜,估计‘二龙’看啥都是红烧肉。再把小鸟放他跟前,这回本性爆发,闪电般出击咬住目标,全身缠上。

蟒蛇就是蟒蛇,吃东西的时候很残忍,整个吞了进去,李大伟都能看到‘二龙’肚子上鼓起来一个大包。吃饱了就得喝,奖励了‘二龙’一小碗酒填填缝。交替着让‘二龙’保持捕食的能力,一个月得自食其力一回,平时依然好吃的伺候着,要喝酒,就得自己先找吃的。

冬去春来,瑞雪兆丰年可能够呛,大雪过后依然是无休止的晴天,成熟早的农作物肯定能收获一些。春天各种花都有,李大伟和‘大虎’都喜欢,李大伟想着能不能把话提纯一下,那个土制肥皂用久了不爽,参点‘精油’会香点吧。

浪费了不少的酒,溶解花中的精华,这还是李大伟没有动手提纯酒精,把‘大虎’急的嗷嗷直叫,见不得大哥这么败坏。‘大虎’的一门心思用在跟踪马蜂上,还真又找到了两个马蜂窝,干这种活驾轻就熟,不过现在是储蜜阶段。

猪一般都是养肥了再杀。‘大虎’对这样的道理很难明白,它只是知道里面有好东西,李大伟讲道理的方式很简单,挠挠大虎的头,夸了一句“good boy”,然后直接来到酒窖,与‘大虎’开怀畅饮。‘大虎’尝到了甜头,在外面转悠的更勤快了,贼不走空,每次回来还能带点野味。

山里自有它的生态链,李大伟觉得‘恶霸三兄弟’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掏鸟蛋不算事,目的不是为了吃,这东西就‘二龙’感兴。还是想试试‘颗粒炸·药’的效果。用蛋清将黑火·药混好,用麻线做成的细筛子来回筛动,火药自动滚成颗粒状,元宵就这么做的,这活须小心,很费事。晾干,装到小罐子里,这就是‘土疙瘩’2.0版。

‘大虎’对爆·炸的声音已经不那么害怕,不过这次的威力明显比上次强,‘大虎’还是被吓得一哆嗦。李大伟又开始憧憬自己的‘土疙瘩’3.0,硝酸甘油版,越想心理就跟百爪挠心似的。

这次炸开的石头,用来做釉质,既然决定在山里多待一阵子,传统的手艺不能丢,技多不压身嘛。

老师喜欢要求学生记记,现在发现自己记记也很麻烦,要达到好的效果,就得不断地调整组成,分量,温度,烧制的时间,退火的时间,每次的结果都是不同的,呈现的颜色也开始五彩斑斓起来,乐就在其中。

土窑挖了好几个,瓶瓶罐罐山洞里堆的都没处落脚,‘二龙’有时候往里面一藏得找半天。附近的材料都试了一个遍,总达不到预期,终于决定了一件让‘大虎’兴奋的事情,再度巡山。

‘二龙’虽然能自食其力,但目前这小个,天敌太多,两位大哥不罩着,迟早成为别人的点心,随身带着吧。

左青龙右白·虎,自己的这个扮相出场应该得有特写,最好配上‘赌神’出场的音乐,霸气侧漏。‘二龙’毕竟还小,受到宠爱很应该。想自己‘走’,就在后头跟着,累了就钻到李大伟后背的筐子里,半截身子耷拉到大哥的背上,脑袋贴着他的耳朵,吐着‘蛇芯子’,一路的悄悄话。

不是不想爬到‘大虎’的背上,这个二哥好好地道不走,老往树丛里钻,掉下来两回就放弃了,只是为啥李大伟发现‘大虎’瞅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幸灾乐祸呢?

丛林里有很多好处。怎么大旱都能找到水,李大伟一直不喝生水,实在是病不起,俩小弟也习惯了喝大哥凉下来的开水,如果换成酒就完美了。对酒的执着容易产生幻觉。‘大虎’产生了幻觉,‘二龙’也产生了,两位小弟的动作表情出卖了它们。

循着味真的找到了酒,正宗的猴儿酒,李大伟尝了尝,比自己的差很多,发酵不够充分,密封性也不是很好,酒里带些酸味,算另有一番滋味,类似果酒醋。

‘大虎’酸的呲牙咧嘴,‘二龙’也直吐舌头,在家被大哥限量了,这回可以敞开了喝。度数低不容易醉,李大伟担心两位小弟牙会被酸倒,晚上没法吃东西。

担心是多余的,主人回来发现进贼了肯定得群殴。一群猴,数十只,手上的杂物如雨点般砸过来。‘二龙’胆小,拿大哥做了挡箭牌,‘大虎’威胁的低吼一声,成功的拉走了仇恨。

被抓个现行总是有些尴尬,只能抱头鼠窜,不过‘大虎’不觉得,见猴群不依不饶的追来,一个回马枪。几个纵跃上了树,咬住一只猴子蹦了下来,李大伟连忙出声制止了‘大虎’,猴跟人算是近亲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大虎’是猎杀过三头猛虎的狠角色,双爪按住这只倒霉的猴子,仰天长啸,声音低沉有力,穿透力极强,直冲心神深处。四周树上的猴群这才想起来‘老虎屁股摸不得’一哄而散,被‘大虎’按着的这只猴子,大腿处湿漉漉的,骚气的很。

有便宜可沾,‘二龙’刺溜一下钻出来,三两下缠住猴子的脖子,伸着舌头,吐着芯子,小猴很直接了当的一翻白眼晕了过去。有人唱红脸就得有唱白脸的,好人当然得老大来做。

这只猴不大,应该还是一只幼猴,啥品种李大伟真的不知道,只能确定不是金丝猴,因为这一群猴包括这只,毛发都不是金黄的,把‘二龙’从猴子的脖子上摘下了,喷了一口水,把它弄醒。

‘大虎’把爪子松开,这只猴被吓傻了,居然不知道跑。李大伟整了整猴子凌乱的衣服,呃不对,是顺了顺猴子的毛发,语重心长的道:“小猴啊,你看看你,都未成年,毛都没长齐,不在家好好学习,跑出来打群架,这是不对滴,现在碰到黑·社会了吧”

絮絮叨叨的过了把教书育人的瘾,顺带的给它在伤口上敷了些草药,‘大虎’最开始的那一口可没有仁慈。最后拿了块肉塞到小猴的‘手’里,“我的这两位兄弟有点鲁莽,脾气不大好,这只是一点小心意,您收好”,走的时候见小猴还呆坐在地上,李大伟挥挥手,“别送了,回去吧,你妈还等你回去吃奶呢”

一个小插曲,增添一点乐,‘二龙’对‘大虎’的勇猛崇拜不已,又缠上了二哥,同样的招式,‘二龙’再次掉了下来,只好到大哥那儿去求安慰。

走了不远,果然又发现一片不大的果林,怪不得这群猴有剩余的果子酿酒。李大伟心理鄙夷道,‘真笨,我知道有个地方比这大十倍。’嗯?不对,肯定有大的马蜂窝,想想算了,靠运气吧,碰到了就给两位小弟改善伙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手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