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如果如果书店》最新章节。

[]

时间倒退回几天前。

周大少身穿背带裤,头戴一个公鸡头套,手拎一个篮球样式的宠物包。便是在漫展所有的参展者当中,也绝对算得上是最特立独行的那一款。凭借着过人的魅力与大聪明脖子上挂着的钻石项链,成功收获了不少漂亮小姐姐的微信。

逛了一会儿,周大少觉得有些累了,想找个地方坐坐,结果却被一个展台吸引了目光。展台前排了一列长长的队,边上还围了一圈乌压压的人。周大少挤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美妆博主的展台。那个美妆博主在帮人免费化妆。那个博主面前的台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和化妆用的各式工具。

看了一会儿,周大少不得不承认那个美妆博主真的有一手。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将一个姿色普通的路人女生,化得那叫一个肤白貌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周大少还真不敢相信这是化妆化出来的。再看看旁边宣传画。这个美妆博主昵称就叫画皮。周大少摸摸怀里的猪头,啧啧两声。

又接着看了画皮帮两个人画了皮,一样普通的人却画出了不同样式的美。周大少称赞两声准备离去,却见画皮抬手擦汗,撩开了盖住半边脸的长发。周大少站住不动了。

是她吗?

周大少向前挤了几步,越看越觉得相像,越像越觉得想念。想了一会儿,周大少挤到队伍最前列。凑近最前面的那个女生耳边,小声说道:“美女,能跟你商量个事吗?”

那女生转过头,声音有些不快:“骂谁呢?”

周大少看清女生长相,也是一愣,然后面不改色道:“怎么能是骂?这么长的队里面,我一眼就看出,你虽然不是容貌最美的那个,但绝对是心灵最美的那个,所以我知道你肯定能帮我,也只有你能帮我。”

女生皱了皱眉,但也没有拒绝:“什么事?”

周大少正色道:“不瞒你说,我是画皮的初恋,找了她好多年,今天才终于找到她。当初因为我的不负责任,致使我们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过。但今天我不能容忍自己再错下去。所以我想和她近距离说几句话。”

女生言简意赅总结道:“所以你是想插队。”

周大少也不脸红:“美女真是聪明。”

女生摇头道:“不行。”

周大少装作委屈道:“真的,我不骗你,我是她粉丝,平时就看着她的教学视频学化妆,做梦都想她帮我画个妆。”

那女生打量了周大少两眼,问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大佬?”

周大少没听明白啥意思,但还是点头应道:“事成给你微信转五百。”

那女生笑笑:“那你猪借我玩会儿。”

周大少把宠物包递过去。

那女生接过,还打了周大少肩膀,嘴里说道:“位置都给你站好半个多小时了,你怎么才来。”

周大少会意,掏出手机跟女生加了好友,转了500元,然后站在女生前面。

等到画皮化完前面那个。周大少大步迈上前去,一屁股坐了下去,嘴里说道:“王晓雨。”

画皮皱了皱眉:“你也化妆?”

周大少见她没答应,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这到底是还是不是?

周围忽然传来一阵阵窃笑。周大少回过头,发现很多人在捂嘴偷笑,尤其是抱着大聪明的那个女生,还没等周大少想明白为什么。那画皮却继续说道:“可是今天是女妆专场。”

周大少脸上一红,嘴里却不肯服输:“那又怎么了?我看你这宣传画上也没说不帮男的化呀。”

画皮微微笑了笑:“那你坐好别动。”

周大少目不转睛看她。

画皮摸了摸脸,一脸疑惑:“我脸上有东西?”

周大少一动不动。

画皮伸手在周大少眼前晃了晃,问道:“王晓雨?”

周大少答道:“不是你让我坐好别动的吗?还有我不叫王晓雨,我叫周大少,钱多的大,人傻的少。”

画皮不再接话,专心化妆。

周大少也不再说话,任由画皮在自己脸上涂抹。

过了不知多久,周围响起掌声。画皮拿了面镜子,递给周大少。周大少接过一照,不由感叹,不知是画皮的化妆技术好,还是自己底子上就是个女装大佬的料。

要了画皮的微信。周大少让出位置,站起身,便被一圈吃瓜群众围住,众人纷纷掏出手机要求合影。

周大少摆脱不了,只好化身模特。过了半个小时,周大少才得以脱身。

之前那个女生已经画完妆走了,周大少环顾一圈发现篮球宠物包放在化妆台上。周大少便厚着脸皮,站在旁边看着画皮继续化妆。

等到画皮化完最后一个,准备收摊走人。周大少才走上前去,说道:“那个,实在对不起啊,我刚想去洗手间洗掉的,但发现好像有点不太好洗,所以能不能请请你帮我把妆再卸了。”

画皮就帮周大少卸了妆。二人还一起有说有笑聊了会天。

因为沾了大聪明的光,之后周大少也经常在微信上和画皮聊天。画皮还问周大少借了大聪明养上两天。

在将大聪明借给周大少的当晚,周大少鼓足勇气向画皮表了白,惨遭拒绝。于是沉寂了两天之后,周大少决定见面再次表白。

然后便发生了今早的一幕。

周大少讲述完毕。

小白打了个哈欠道:“所以你这个废物就是为了个不爱你的女人,想变成猪?”

周大少沉默不语。

小白继续说道:“摊上你这么个废物主人,我真是替那只猪不值。”

沉默了一会儿,周大少才继续问道:“所以到底为什么大聪明要和我互换身体?它用自己的命到底换了什么?”

小白也转头看向江臣。

江臣吃尽最后一块桂花糕,然后才问道:“你想要的就是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吗?如果是,客人就可以在合同上签字了。签了字,我自然会告诉你答案。”

周大少跳下椅子,想跑出书店,只是地板太滑,他对蹄子地使用也不够熟练,摔倒了。他站起身,看着地板上的猪影子,发起了呆。

过了不到两分钟,周大少问道:“江老板,我来你这买东西,也算有缘,你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就不能当啥优惠活动送给我?”

江臣淡淡道:“不能。”

“江老板,按你这样你这书店怎么可能做大做强,还怎么冲击世界500强?”

“我这就小本买卖,赚点高兴就够了。”

“我用钱买行不行?”

“不行。”

“为什么?我可以多给点。”

“我不乐意。”

“那怎么样才能让你乐意?”

“不知道。”

周大少看着一脸淡漠的江臣,厚着脸皮笑道:“江老板,我不该说你笑的太假了,我错了,你把答案告诉我好么?”

江臣喝了口茶道:“我也觉得一直假笑挺累的。”

周大少不再做无用功,低声道:“那假如我也向你买个如果,我需要付出什么?也是命吗?”

江臣摇摇头道:“我这开的不是黑店,没事老要人命干什么。至于要付出什么,得具体看你买些什么。”

周大少有些生气,质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大聪明买了如果就得要他的命?”

江臣皱皱眉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收人的命。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很多来这里的人都是走投无路的人。可谓身无分文。你说大聪明除了他的命,还有什么?”

一句话问得周大少哑口无言。

一头不到一岁,被人养在笼子里,供人观赏玩弄的宠物猪,除了它的命,它还能有什么?

那我呢?我又有些什么?

周大少忽然有些愤怒,寒声道:“那我呢?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想要我的命?还是想要我的灵魂?”

江臣呵呵笑道:“客人误会了,小店从来没有强迫人做买卖的想法,讲究的就是公平公正公开。把你引到这里,又没有一定要卖什么东西给你。客人可以选择不买。请放心。不会受到任何打击报复。”

周大少同样呵呵笑道:“对,像你们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怎么会对如此卑微渺小的我们做出强迫的行为,一切不过是我们自愿,一切不过是我们咎由自取,不是吗?”

江臣叹了口气:“看来无论我怎么解释,客人也都听不进去了。”

周大少反而不再生气,自嘲笑道:“我虽然不聪明,但我也懂,天上不会平白掉馅饼。用那句时髦话怎么说来着,所有来自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不是吗?”

江臣点点头,不置可否。

周大少忽然有些好奇:“所以像我这么个废物,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您这样的大人物想要的?难不成我是小说里的废柴猪脚,拥有主角光环?”

小白噗嗤一声笑了:“就你这样的猪脚,只配在高压锅里炖了。”

周大少并不理会小白的嘲讽,直勾勾看着江臣,心里竟有几分隐隐期待。

江臣卖了个关子:“你身上除了你的命之外,只有一样东西还算瞧得过眼。”

周大少忙追问道:“是什么?”

江臣呵呵笑道:“一桩良缘,金玉良缘。”

周大少听了当即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就说嘛。是不是和王晓雨?是不是和王晓雨?”

小白听了也有点不敢相信,跑过来绕着周大少转了三圈,问道:“你是不是看错了?就这种废物,也能有良缘,还是金玉良缘?这得踩了多少狗屎啊。”

周大少摇头晃脑:“你管我踩了多少,反正不是踩着你的了。”

小白见江臣不回答,转头向如意问道:“如意,你说说,这是不是暴殄天物?”

如意淡淡道:“少爷说是,肯定就是。”

周大少冲着小白挤眉弄眼。

小白本想转身就走,可想了想,忽然叹了口气道:“废物,你可知人之姻缘分为三种?”

周大少好奇道:“哪三种?”

“良缘、姻缘和孽缘。”

“那这金玉良缘又是什么意思?”

小白鄙视道:“没文化。”

周大少不以为意,应和道:“我是没文化。”

小白击在了空处,心中暗暗不爽,但想到等会周大少会露出的表情,说道:“《红楼梦》看过没?”

“没看过。但我知道了,贾宝玉和薛宝钗的爱情就是金玉良缘。”

小白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语气接着道:“对,你这就和他们那段一样好。”

周大少大声道:“不对呀?”

“怎么不对了?”

“我虽然没看过,但我也知道,贾宝玉和薛宝钗虽然结婚了,但最后也没在一起啊,贾宝玉出家了啊。”

“剧情需要懂不懂?人家那是小说,是艺术加工。”

“嗯?原来你不是在编故事骗我?”

小白呵呵笑道:“爱信不信。不信我还不说了。”

周大少抬起双蹄作了个揖:“别,我没有不信,您接着说。”

小白继续说道:“孽缘呢,就是有缘无分。没以后的。就算一时成亲呢,也肯定会分的意思。一般姻缘呢,就是普通人家结婚过日子,安安稳稳过日子,幸不幸福自己知道。而金玉良缘,那可是万中无一,注定白头偕老的良缘,运气再好点,下辈子继续做恩爱夫妻也不是不可以。”

“那是不是还有木石前盟。”

“差不多,但不是木石前盟,而是木石奇缘。”

“什么意思?”

“木石奇缘,木石奇缘,重在一个奇字。一般来讲,木石是没有金玉长久的。但是有些奇花异石也可能就比金玉长久。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成也奇字,败也奇字,如果两人造化好,那比金玉良缘更美满,但是,若两人造化不好,那可就……”

“那可就什么?别老卖关子啊。”

“那可就可能比孽缘更惨。”说完,小白若有所思地看了江臣一眼。江臣对此毫无反应。

周大少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开口笑道:“那是不是还有钻石良缘?”

小白点点头道:“对啊。不光有,还分黄钻、绿钻、蓝钻、红钻、黑钻、紫钻呢。”

“这么多?”

“对啊,想要吗?”

“难道我的金玉良缘还可以升级?”

“对啊,现在从我这里充值有优惠活动,全套的话,一个月收你250,一年一交,怎么样?”

周大少琢磨出味道了,讥讽道:“我认识个企鹅,人家卖的比你公道多了。”

小白打出表情:呵呵。

周大少也不再追问,高兴地手舞足蹈,撒开蹄子在书店里奔跑,摔了两跤也没在意。

小白看着他蹦跶,忽然摇头叹气道:“所以说啊,可惜了。”

周大少忙问:“什么意思?”

小白摇摇尾巴:“唉。可惜啊。”

周大少念叨了一遍可惜,终于想明白了,脸色一变,急声问道:“所以如果我想和你买个如果,就得用这段金玉良缘。”

江臣点点头,又摇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如果如果书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