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如果如果书店》最新章节。

[]

如果如果书店。

周大少费了半天口舌,还是没能套到半点消息,也没有讨到任何折扣。这家店里的两人一狗,就像门口的那块石头一样,冷酷无情且碍眼。气得周大少趴在地板上大喘气。没喘一会儿,居然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梦到大聪明那个叛徒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勾搭上了他的王晓雨,两个人整天眉来眼去。最可气的是,他居然约会的时候还带着自己。自己就整天看着他们秀恩爱。周大少感觉自己的肺已经炸了好几个了。

眼看他们就要结婚入洞房了。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周大少被那只死狗叫醒了。

那只黑狗翻着那个破账本,装模作样地说道:“哎呀,这上面说那只猪死于今晚八点,现在都七点了。”

周大少闭上眼睛,想继续睡。睡他个天昏地暗。也许一觉醒来就世界末日了。那多好,就不用在这纠结一只猪和一个称心如意的媳妇该选谁这种弱智问题了。

周大少敢打赌,要把这个问题做成问卷发给一万个人,得到的结果肯定是梦之国的8亿网民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他也可以想象选择前者的人必然被认定为是太监或者变态。

周大少是太监吗?当然不是。

周大少每年都会花大钱做各种体检,所有的结果都显示周大少就是个普通的健康纯爷们。不是熊猫血,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病,没办法当万里挑一的救星,也不能演绎身残志坚的传奇人生。

周大少是变态吗?很显然也不是。就算是,男人变态一点有错吗?如果把这个问题抛向梦之国所有的男网民,绝对不会少于一半人回答没错。

可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堂堂周大少居然不会做?

如果可以,周大少可以面无愧色的大喊:我全都要。可是悲惨的是,这世界没有如果。而更悲惨的是,周大少发现这世界虽然有了如果,但是这如果限购,一人居然只能限购一个。

周大少此刻终于明白先贤为什么会发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喟叹了。可惜那篇文章说道最后,先贤都没有说清楚鱼和熊掌到底该选谁。放到现在倒是不用选了,因为熊都是国家保护动物,吃了犯法。而鱼,没受保护的千千万,随便挑。

周大少忽然想到了什么,出声问道:“你们说我有金玉良缘,可是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吗?光我一个人有就有用了?那我要是随便找个人结婚是不是都能获得美满的幸福?”

江臣淡淡笑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身负金玉良缘的人就一定可以获得稳稳的幸福。它只是可以帮助你比常人多上那么一点点巧合罢了。”

周大少不解:“巧合?”

江臣说道:“比如你们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忽然遇上时空裂缝就此相逢。比如你们住在同一栋楼,但是一个从来向左走,一个从来向右走,忽然有天道路施工,你们被公交车带到了同一个车站。比如你暗恋一个女神,从来不肯表白,后来在游戏里结婚了,现实碰面的时候却发现刚好是她。”

周大少抓住了重点:“你说一点点巧合,那就说不止一个,那也就是说,你的另一半可能有很多种可能?那不是说我的另一半有可能不是王晓雨?”

江臣点头:“我从来没有说过你的另一半就是王晓雨。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人生来只是为了另一个人。你听过那个熊瞎子掰玉米的故事吗?每个人都是一只熊瞎子。只是谁也不知道最后留下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玉米。也许你曾经幻想过一个最漂亮最甜美的玉米,但很可能在你遇见她之前,就被别人掰走了。”

周大少有些抓狂:“哪个王八蛋把我的王晓雨掰走了?”

小白忽然说道:“给你点小提示,你的王晓雨也是一个身负金玉良缘的人。”

周大少不敢置信:“你不是说金玉良缘万里挑一吗?”

小白道:“但是金玉良缘对金玉良缘的吸引力更大,你们遇上的几率更大。”

周大少砸吧了嘴巴:“我怎么听着这么像VIP特权。”

小白愣了愣:“差不多也可以这么理解吧。”

周大少:“哪个王八蛋定的规矩,这么缺德。”

江臣淡淡道:“我,你要是不满意,我可以帮你取消。”

周大少嘿嘿一笑:“没有,我很满意,非常满意。”他忽然神色一变,一脸认真道:“既然王晓雨也是VIP,身负金玉良缘,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也可以获得一段美好的姻缘,即使……”

“即使那个人不是你。”小白补充道。

周大少瞪大双眼盯着江臣,因为他已经明白这个店长显然是这家店的老大。

江臣点点头。

周大少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像王晓雨那么一棵水灵的大白菜,不可能就我一个人看得上,上学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几个小子看她眼神不正经,老想往她身边凑,所以我看的紧。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她怎么样了。也许她已经被别的死肥猪拱走了。也许……”

小白再次插话:“也许她小猪仔都生了一窝了。”

周大少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事实也确实可能如此。他所谓的爱情,从来都只是他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或者说是不甘情愿。他只是想知道,如果当初能勇敢一点,至少跟她表个白,那事情会不会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他一直念念不舍的,也只不过是他对曾经自己的懦弱的懊悔。当然也是惩罚。他觉得,错过那么好女孩的自己不配再开始新的爱情。

废物,怎么可以拥有爱情那样美好的奢侈品呢?

记忆里的王晓雨早已经不仅仅是王晓雨,更是周大少和过去那个稚嫩自己的剪不断理还乱。

周大少开口:“其实选择很容易,不是吗?没有了王晓雨的周羊羽可能不一定幸福。但是没有了周羊羽的王晓雨也许会更幸福。更何况,王晓雨可以有那么多未来。不论是像小时候憧憬的那样嫁给画家音乐家作家,更准确的说是一切热爱着她的浪漫家,又或者只是普普通通的茶米油盐一生,就像你刚刚说的,她有那么多种巧合可以遇见,可以在年迈的时候慢慢回忆,即使在坟冢里,像她那么可爱的女孩一定会有很多人会想念吧。可是对于大聪明而言,他的整个世界小到只剩一个我。”

他的声音很大,像是在宣判犯人死刑的法官。

周大少头一回觉得自己感动了自己。

但是江臣并没有被感动。他只是淡淡问道:“即使换回来后死的可能是你?”

不是说好只拿爱情交换的吗?怎么筹码又增加了?

周大少很想把自己的猪蹄往那个书店老板的脸上招呼。但他不敢。他从来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他的勇敢总是像学校小卖部出售的廉价气球一样,有时甚至不需要针扎,吹吹就破了。他的强项是后悔。所以他不敢再问,也不想回答。他得赶在自己后悔前做完这个选择。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换吧。”

这一次他的声音坚定却带着一种无可回避的无力感,仿佛他已经不再是法官,而是被告席前为罪无可赦的死刑犯做无罪辩护的律师。

江臣拿出那份购物合同轻轻一掷,动作轻描淡写。但在周大少看来,江臣更像是古装剧里那些贪污腐败的县太爷准备屈打成招,却道貌岸然地丢出了签筒里的令箭。表面看上去正大光明。在屏幕外的人看来却是可怜又可恨。

合同飘落在周大少面前。周大少看着那方方正正的购物合同,怎么看怎么像是三个字——卖身契。叹了口气,周大少抬起自己的小猪蹄,轻轻一印。

眼前再次一黑。但做好了准备的周大少告诉自己其实在坐过山车。

大聪明眼前忽然一黑,熟悉的感觉再次来到,本能的叫喊道:“不要。”只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等浑浑噩噩的感觉消失,大聪明却绝望地发现自己再次出现在了那家书店。书店老板正在微笑看着他。

他说:“我要回去。”嘴里发出的却是熟悉的猪叫。他有些愤怒,挥舞着小蹄子,对着书店老板强烈抗议道:“骗子。”

江臣笑道:“客人只是要和周羊羽换个身体。我不是做到了吗?”

“那我怎么又回来了?”

江臣继续笑道:“因为周羊羽又把身体换了回来。”

大聪明有些无奈,举着小蹄子挥舞了几下,才无力的说道:“他是猪吗?明明就差一点点了。”

小白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说道:“现在是7点半,准确的说是差半个小时。”

大聪明看向那只会说话的黑狗,双腿本能发抖:“妖怪啊!别吃我。我不好吃的。”

小白啧啧两声道:“你这只小猪妖真是奇怪,刚刚你自己送上门去给人吃倒是很积极,现在怎么就又害怕了?”

大聪明忽然不害怕了,豪气冲天道:“你懂什么,那是江湖义气,为兄弟两肋插刀。”接着,他又跑到江臣脚下,伸出两只前蹄想抱住江臣的脚,却被一道风吹开。

“离少爷远点。”

大聪明寻声看去,却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女人。他也顾不上多想,忙道:“江老板,求求你了,再让我变回去吧。”

江臣拿起手机,打开信微,找到王苏州,给他发了个地址,嘴上也说道:“之前就和客人说了,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客人的机会已经用过了,你的要求恕我不能满足了。”

大聪明四蹄一软,坐在了地上。

小白却踱着步子走到大聪明面前,嘲讽道:“你们猪妖真是一脉相传的笨,你之前只想着换个身体替他被吃,怎么没想过把要求换成杀了那只妖怪呢?”

大聪明有些发蒙:“还可以这样吗?”

小白说道:“为什么不可以?”

大聪明摇头道:“你没看见,那只妖怪可吓人了。还喜欢吃人。”

小白也摇了摇头:“所以你们这些小妖,活该被吃。”

大聪明有些难过道:“我今年才一岁,还只是个孩子,你指望我能怎么办嘛。”

小白眯着眼睛看着这只不可救药的孱弱小猪妖,没说话,转身走回了常呆的那个角落,躺了下去,融入了阴影中。

大聪明看着那只黑狗忽然从视线中消失,吓得又躲到了江臣脚下。这回他学聪明了,没想触碰江臣。果然没有再被风吹飞。

结果那团阴影里忽然传来黑狗的声音:“没事的。那个废物会回来的。”

大聪明还想追问些什么,却忽然一阵困意袭来,身体一软,睡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如果如果书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