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

[]

好饿,好馋……他默默地吞了吞口水,肚子很应景的“咕咕”响了几声,俊秀的脸上略过一丝尴尬,好在花映雪注意力全在眼前的乳鸽上,并没注意他的窘态。

花映雪此时正风卷残云般的进食另一只烧鸡,时不时的把吃剩的骨头丟到他脚边的石阶上,不一会儿密集的堆了一小堆。接着又传来“吸溜吸溜”的喝汤声,倒是不继续扔骨头了。

路仁甲看着他脚底的一小堆骨头,从形状和数量判断着,心底计算了一下,还有一只肘子和两碟糕点没吃……就在他心算之际,两碟糕点都已经吃完了。

路人甲冷汗岑岑,花映雪用餐不到一刻钟就吃了这么多,看她伸手的动作似乎还没吃饱,他在心底感叹一声,师姐果然“大肚……”

花映雪看样子本打算吃完最后一个冰糖肘子,但一转念又收回了手,变出丝帕擦了擦手和嘴巴,摸摸肚子打了个饱隔,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然后转身侧坐在汉白玉石凳上,往八角亭的汉白玉柱子上一靠,任食盒在石桌上散放着,也不收拾,言笑晏晏的看着埋头清扫的路仁甲,嬉笑着开口:“饿不饿呀路师弟?”

路人甲缓缓抬起头,看着她娇美的容颜和嘴角的浅笑,努力的咽下口水,强笑道:“不……不饿。”

少女一副了然的神色:“这样呀,那这块冰糖肘子就不给你留了,带回去给林珊小师妹吃吧!”言罢她作势就要转身离去。

“师姐等一下……”路仁甲艰难的开口,“能不能留给我……我,我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很,很饿……”。语罢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咬着下唇,似乎有些难堪。

花映雪自然知道他一上午滴水未进,此时又过度疲累,便不再与他逗乐,敛了笑容正色道:“跟你开玩笑的。”说着便把食盒递给他。

路仁甲心底一阵暖意淌过,低声道:“多谢师姐,早上我被罚的事……”他斟酌着开口,花映雪不待他说完,便笑着打断他:“你不必心存芥蒂,你大师兄性子就这样,有些霸道和一些执拗。

再者这几个月以来你也看到了,再过一月便是中元节,千亭山每年都会让弟子们提前准备,除祟历练。

只是近来你们确实行事过激了,为了选择道侣几次三番的和同门争执,甚至刀剑相向,破坏门中清规,败坏门风,这是我和你大师兄以及长老们不想看到的。

千亭山立派千年向来享誉人仙两界,绝不能因为男女情爱乱作一团,同门互戕,你明白吗?”

路仁甲有些惭愧的低下头:“是,仁甲受教。”

花映雪叹了口气,她自然清楚路仁甲一向恪守门规,年纪虽小但行事稳重,胆小慎行,只是今日运气不济被师弟拉出来杀鸡儆猴,为众弟子立了规矩,罚他打扫长阶一个月,而且是自下而上打扫,这是颇为折腾人的,看路仁甲现在的状态就知道了,面带倦容,嘴唇干裂,汗透衣衫。

她也不知道她那清俊无双高冷傲娇的慕清寒师弟在想什么,竟然召集弟子在山河殿上当着五千弟子的面,执起她的手深情告白,果不其然,一语惊四座。

在同门眼中,慕清寒师兄俊美出尘,气质绝佳,面容肃冷傲娇毒舌,于男女一事更是淡漠,突然来这么一出他们表示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她自觉除了一张脸没什么能让挑剔的师弟看对眼的地方,况且她的好师弟也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她白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归因为师弟被女弟子缠的烦躁不已,想找个挡箭牌身为掌门,没人敢与她为难。

当然,除了她的好师弟。但是她莫名的不想让弟子们误会慕清寒,至于原因,她觉得是自己宅心仁厚虚怀若谷,不想让慕师弟背上“蛮横无理”

“滥用职权”的骂名。啊,她果然太善良了!

于是善良的花映雪师姐开口道:“你也别怨你慕师兄,他也是为了肃正纲纪。再者罚你并不是为了出气,而是知道你自幼体弱,想借此机会让你多加锻炼,修仙之人有强健的体魄是最为重要的。”

路仁甲听罢内心涌起一股感动,隐隐红了眼眶,此前被罚的不满和对慕清寒的误会消失殆尽,没想看起来冷面冷心的慕师兄竟是这般为他们着想,他们全都错怪师兄了。

他哽咽道:“谢谢师姐,谢谢师兄……等我回去,一定向师兄亲自道谢。”

花映雪连忙摆手:“不用了,你知道,你师兄这个人性格别扭,喜欢低调,我替你转达谢意就可以了。”

路仁甲点点头,恭敬地向花映雪行了一礼:“那就有劳师姐了。”

花映雪笑的眉眼弯弯:“好说好说。”然后带着他走到石桌前,打开食盒,取出一碗米饭,一只烧鹅,一碗桂圆莲子羹,放在路仁甲面前,示意他坐下。

路仁甲瞪大眼睛,磕磕巴巴的道:“都……都是给我的?”,花映雪点头,看他惊讶又感动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指了指她的没吃的冰糖肘子:“来尝尝,听说都是你爱吃的,就让厨房做了一些。”

路仁甲再次感动了一把,师妲和师兄真是好人呐……不过师姐为什么先让他吃肘子?他脑中蓦的闪过师姐骂师兄弟们的那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他低头看了一眼色泽鲜红皮滑肉嫩的肘子,突然觉得这肘子它不香了……花映雪看他怔怔的出神,不由笑到道:“快吃啊,不合你口味吗?”

路仁甲回过神来,忙开口,“没有,我这就吃”。他吃相斯文儒雅,餐桌礼仪很好,花映雪突然想起自己刚才的吃相,不觉有些尴尬。

回去一定好好练习用餐礼仪,太丟人了。她素来随意不拘小节,但现在身任掌门,起码不能在这些礼仪上被人垢病。

她看路仁甲吃饱喝足了,起身收拾好食盒,跟路仁甲道别:“我先走了路师弟,还是那句话,你能理解我跟你师兄最好不过,希望一个月后看到你变成一个结实的小伙子,功力有所长进,加油哦!”

言罢便转身凌空掠起,如同凌波仙子一般,衣袂翻飞扶摇直上,须臾便消失在路仁甲视线中。

路口甲看着她消失的身影,稚气未脱的少年眼中流露出艳羡的神情,师姐的这份功力怕是他再过百年都难以企及的。他这般想着,暗自坚定了修仙的决心,他不会辜负师姐师兄对他的苦心和关照。

吃饱喝足后的他觉得精神一振,拾起地上的扫帚,深深呼吸,仰望远处蜿蜒入云的石阶,朗声道:“来吧!所有难不倒我的必将使我强大!”

花映雪回到千亭山顶,看着面前的护山结界,口中低声念咒,同时双手结印,指尖金光流出,流向那密布着古老神圣咒印的光屏。但见那结界核对过咒语之后,从中间裂开一道一人宽的缝隙,待花映雪穿身而过又自动合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