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

[]

但是坏心眼的瑶光仙君还想装装样子,虽然他两个都要,但是他明说出来肯定要得罪人。于是他让两人比试,胜的他收入座下,败的可以任选一个长老拜入座下。

于是花映雪和慕清寒那一天在星澄广场决斗。

花映雪功法未大成,尚欠火候,即使她天生五灵同体相辅相成,但因为天生懒散不好好修炼,五灵发展的过于均衡,反倒没有特别擅长的一项作为主攻。反观慕清寒,天生的仙族,水神之子,“仙都灵鹿”夫诸,擅长控水。

而星澄广场附近就有温泉水,所以这场比试成了慕清寒的主场。只见他使一把通体雪白的长剑,泛着清冷的月光,剑名“月魄”,连同剑柄长约三尺,一出锋便感到清凉的水汽,甚至带着一丝寒冷。

比试一开始,慕清寒剑诀一捏,身如疾风,执着剑目光清冷如霜,破空向她袭来。她不紧不慢的召出“流霜”,剑如其名,银白的剑身上有霜花密布。

花映雪并不硬接,只微微侧身用剑一带一偏,便化解了这一击。慕清寒一击被化解,脚一蹬地借力回身,一个反削,花映雪极快的将身子后仰回撤,几乎贴地而行。

慕清寒削了个空,于是将身一转,剑尖点地身体凌空腾起,一个俯冲,长剑带着破空之声嗡嗡浄鸣,直向花映雪刺来。

此时强攻并非花映雪的强项,所以她以退守为主。接着只见她迅速收剑,双手捻做兰花法诀,口中念到:“六道迷踪术,隐!”然后偌大的千亭山浓气横生,不辩方向,花映雪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中。

慕清寒一剑刺空,将要落地时将身一转,几个空旋落下地面。此时千亭山沉浸在一片奶白色的迷雾中,自是瞧不见花映雪的身影。慕清寒将脚步放轻,警偈的听着四周的动静他从刚才的交手也看出来花映雪并不擅长攻击,只要花映雪有任何举动他都能及时发觉。人在眼睛看不见的地方耳朵会异常灵敏,他就有机会一举击败她。

花映雪也真沉得住气,半天毫无动静。慕清寒却不想再耗下去,猛的将剑提起,注满灵力。月魄带着森寒的气息被用力插入石板。慕清寒使出九成的灵力发动了水系法术“秋水为刃”,千亭山水汽充沛,灵力所到之处皆被覆上冰雪。

冰蓝的水刃拔地而起,随风而长,瞬间结成冰柱,速度极快的破土而出向八方蔓延,转眼遍布了整个星澄广场。花映雪借着浓雾的掩映身形极快的躲闪,持剑破冰。

但冰刃增长的速度极快,密密麻麻如同破土而出的荆棘。慕清寒天生的控水能力极为出色,不一会儿花映雪被逼的无藏身之处,于迷雾中腾空而起,借着浓雾的掩护,一边闪转腾挪破冰,一路持剑刺向处于阵眼位置的慕清寒。

锐器破空之声越来越近,慕清寒听声辨位,蓦地回身斜挡,架住花映雪刺来的剑,又是极快的对打了几十个回合,充沛而强大的灵气激荡,余波过处有形之物俱成產粉。

而后花映雪稍一侧身,锋刃便指在她咽喉处,花映雪一剑挥出,也堪堪指在他胸前。

平局。

所以瑶光仙君美滋滋的收了两个天赋异禀的门徒,花映雪早来一会儿成了师姐,慕清寒冷着脸叫了她一声“师姐”。

她那时候尚年轻,又生的美,被人追捧簇拥惯了,对这种生的好看又性格冷傲的男子好奇又花痴。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就每天乐此不疲的逗着这个师弟,尽管每次换来的都是冷脸,以及冷冰冰的“哼”

“无聊”

“你是猪吗”

“啰嗦”。

她也不恼,只觉得这个冷冰冰的师弟很有意思,几乎不与同门来往,受了伤吃了亏也从不抱怨不与人诉苦,性子坚韧很能吃苦,修行起来一骑绝尘,又不卑不亢,她觉得这个人那么孤独,那么冷清,美好而善良。

所以她想用真心去温暖他,想让他有常人的感情和情绪,不用再瑟缩在一角,被孤立,被误解,被冷遇。

好在她成功了,尽管用了五十年的时间,普通人的一生。之后的慕清寒性格柔和了很多,慢慢有了普通人的情感和喜怒哀乐,和同门相处也融洽了很多,冷傲和骄矜都被磨砺的刚刚好,不失锋芒却也不咄咄逼人。

她用八十年的时间等来他的倾心,他的告白,他的守护。虽然来得慢,来得迟,却为时不晚。修仙之人有漫长的寿命可以相守,他们还有无尽的岁月相许白头。

这一对如此出色的璧人,终于得以在这朗朗月色寂寂晚夜里静静相拥,两颗心一同悸动,跳跃……正在二人柔情蜜意之时,一个嬉笑调侃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师姐和大师兄的感情真好,你侬我侬好羡慕,我也想有个人陪我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说着做出一脸羡慕的表情。

杜陵失笑,看了看林珊,神色坦然,似是没有听出弦外之音,只毫无旖旎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林师妹有的紧。”

花映雪和慕清寒闻言则大为尴尬,花映雪几乎是下意识的轻推了一下慕清寒,离开他的怀抱,装作若无其事的拂了拂衣袖,迅速调整好仪容和过快的心跳,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办法,实在是你大师兄眼光太好,慧眼识珠,不忍明珠蒙尘,又怕被人惦记,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所以……咳……”

抛给林珊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又心虚的看了看因为脸皮薄的被她下意识推开正面色不虞的慕清寒继续道:“况且,面对你慕师兄这么惊才绝艳完美无瑕的令万千少女疯狂的少年才俊,师妲我也是喜欢的紧,把持不住情难自禁也是人之常情哈哈哈……”

“……”慕清寒第一次面对这么直白的溢美和厚脸皮的师姐也是一愣,一时不知道该谦虚一下还是先脸红,就这么睁大双眼欲启唇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半晌才低垂眼睫,一本正经的吐出两个字:“低调……”

杜陵闻言一愣,随即侧过脸咬着下唇努力憋笑,想保全慕清寒的面子,可颤抖的肩膀和溢出的一抽一抽的笑声还是出卖了他:“对不住啊大师兄,你知道我平时给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笑你的,除非实在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他的大师兄都会一本正经的逗乐了,他得在师兄发飙之前找机会笑出声。

林珊更夸张,毫不客气地拍着杜陵的大腿笑的前俯后仰。

杜陵笑的喘不上气还有些吃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笑声和抽气声交替着,抽空对林珊挤出一句话:“林师妹……哈哈哈哈哈哈……无论多么……好笑,哈哈哈……请你拍……拍自己的……哈哈哈大腿……哈哈哈哈哈哈……嘶好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