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啊,我师尊瑶光仙君也是几千年的老怪物了,不过看着还是年轻的,灵力也十分精深呢。”

林珊想起那个总是眯着桃花眼笑着的长者,四五个月不见,还真是很想他。

赵彦去过中州,在那里待过两年,知道中州仙门众多,自然也听过众仙门之首的临玢宫和大名鼎鼎的真仙瑶光仙君。

看着红衣小姑娘眼中流露出的怀念,杜陵摸了摸她的长发,安慰道:“师尊说他该出现时自然就出现了,说不定中秋团圆之日能见到呢。”

林珊听到这话,一高兴就跳了起来:“真的吗?好开心啊杜师兄!咱们的师尊快回来了!”

看着满地蹦蹦跳跳表达兴奋的少女,杜陵神色温柔,温声道:“真的,所以咱们可要加把劲了,努力闯关活着出去,就能见到师尊了!”

他的话仿佛激励了林珊,赵彦看着这两个少年人,难掩眼中的羡慕。

他们成双成对,有朋友,有同门,有亲人。只有他,好像永远都是一个人。

掩去眼中的落寞,他打开下一张图纸,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噎住:“这什么鬼东西?

赵彦一脸不可置信地提起那个黄铜材质的八卦环,外圈的铜丝弯过来成两仪眼的模样,外边铜丝的扭转交界处各有两个圆圈框着。

除此之外,一根拴着金球的红绳挂在内部的阴阳线上,由整根红线编织而成,完全看不到接口。

而对他们的要求是将红线从八卦环上面取下来,不能用蛮力。

赵彦提起八卦环细细端详了片刻,发现正在的出口只有外沿的大环,略一思索动手将红绳从错位的两根铜线交界处穿过去,然后沿着外圈走了一圈,发现又绕了回来。

赵彦:“……”

林珊扭过头一看,眨着眼睛不说话。

杜陵也愣住了,但还是鼓励道:“再试试走别的地方。”

赵彦点了点头,又把红绳试着换了个地方,边挪边观察,动几下停下思考一会儿,闭上眼在脑中演练了几遍,理清思路之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将绳子来回穿梭,尝试着各种可能。

最后还真被他解开了,红绳脱落了下来。

林珊睁大眼睛看着解开的八卦环,又看了看赵彦,露出佩服的神色,不由得鼓起了掌:“厉害了赵公子,接下来还是靠你了。”

赵彦受到称赞,心中也是隐隐的骄傲,但口中还是谦虚道:“我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运气好罢了,还是需要三人合作才行,难的还在后面呢。”

杜陵笑道:“赵公子谦虚了。看一下下一个是什么吧。”

摊开自己手中的图纸,三人只看了一眼,头皮就麻了。

“七连环……”杜陵低声道。

提起银质的一连串的叮叮当当的锁链,三人的表情一瞬间扭曲到了极致。

只见银色的双线手柄上面挂满了相互串联的七个银环,环环相扣,每个环旁边还有一根直通底部的细柱,穿过横向的铁片,每个银柱底部都有一个红色的小球。

而他们要做的是把这些毫无缺口和出口的九连环一个个拆解下来。但是怎么看都不可能啊,这全部串在一起,没有一个是单独分开的,怎么能解开?

何况还没有个拆解图,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嘛!

不说林珊泄气似的长叹一口气,连杜陵也望环兴叹,摆弄了半天一点思路都没有,三人只能停下来缓缓脑子,暂时休息一下。

他们之前对这种机关一点了解也没有,更不懂内在门道和技巧,误打误撞解了两个还算简单的,但到七连环他们已经是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慕清寒和花映雪这边已经解开了六个,机关盒、红苹果、马蹄锁、牛角锁和回型环,梅花锁,卡在了第七个九一一连环。

花映雪刚拿到九连环的时候,面部的精彩程度和杜陵三人下不相上下,连慕清寒也皱眉愣了课片刻。

以他二人的聪明才智玩弄了半天也没找到关键点在哪里,要从哪里下手。花映雪表示这绝对是地狱级难度。

扶着额不再看那让人头疼至极的玩意儿,心里的烦乱终于减轻了一些。

连慕清寒都说这是最难的玩物,没有之一,所以也只能暂时搁置,等有了思绪再解。

“你说让我们解这些机关有什么用?把我们拉进幻境就是当几个高级劳力?想不通设置关卡的人脑子里在想什么,破解了机关有什么用呢?

还是说机关后面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想要的?那如果拿不到东西,那么我们面临的惩罚会是被诅咒,或者被拉进幻境永远出不来吗?”

花映雪猜测的这些也有道理,但慕清寒觉得想让他们破解机关是幌子,对他们有所图谋才是真。

什么诅咒幻境之类的,估计是图谋不得的惩罚或者报复。

至于图谋什么东西,他一时也猜不到,毕竟他们身份不同,也不是普通人,身上带的东西也不是凡品。

而这些也不过是他们的猜测,想要弄清楚幕后之人的目的,只能先顺他的意一层层破解机关,才能逐步让他显露出真实目的。

他又想起刚进来时那个中年人冲他别有深意的一笑,想来是发现了什么。

花映雪又无聊的翻着那八张图纸,举起来对着光看着,忽然眼中光芒一闪,随即露出欣喜的神色,招呼慕清寒一起看:“清寒你看,这两张图叠在一起,里面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东西?”

慕清寒正垂眸沉思着,被她有些激动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凝眸注视着她手指的地方,他接过图纸,又仔细的看了看。

果然特定角度和光线下重叠的两张纸,竟然隐隐显现出了九连环的模样!

他心中一动,刚要张口让把其他的拿出来试试,花映雪早已经拿出两张已经解开的图纸叠在一起,迎着光看去,这次的九连环有些不同,两只环被从横栏中间穿了下去。

慕清寒将其记在心里,又让她转换角度,果然又出现了另外的变化。

虽然九连环的解法十分复杂,两个步骤也看不出什么,但总比一头雾水毫无思绪强。

两人将每两张纸反反复复变换着光线强度和角度观察,记录着每一次九连环的变化,直到将八张纸每一处都观察完,才放下。

凭借着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慕清寒将那些拆解图一一对照着在虚空中画了出来,而花映雪手中拿着九连翻来覆去环研究着,时而抬头看看慕清寒的进程。

虽说是有了拆解图,但顺序完全是乱的,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步才能完全解开,所以就得对照着一步一步试。

先按慕清寒的摆放顺序,把第一个环从横栏中间穿过来放下去,再去看下一步,对了的话慕清寒就开始找下一步的图,花映雪验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