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ntaishuh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

[]

花映雪在一旁观战,没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那男子眼里的阴枭又浓了几分,一字一顿地道,颇有些咬牙切齿:“你会为你的话付出代价……”

他本是蜃,虽然修成了龙,但却是妖龙,而且真身是一只金蛤,模样不尽人意,所以才努力修的一副好看的面孔。

他最讨厌别人骂他癞蛤蟆,慕清寒无疑是犯了他的禁忌。

身为吞噬了无数凡人和修士的妖龙,本就心狠手辣,此刻受到了嘲讽,出手更加狠厉无情。

慕清寒对上他扭曲的面孔,眸中寒光慑人,全然不惧,周身灵力运转更快了几分,一声清喝,剑刃横抹,持破竹之势径直破开那道和白光僵持不下的黑雾。

那少年广袖一拂,险险卸下那股袭向他的力量,禁不住后退两步,刚一站稳又一掌击出,这次的目标是花映雪。

“来得好!”娇喝一声,花映雪持鞭在手,伤魂鞭淬了灵,金光暴涨,映的周围三丈之地一片摧燦,将长鞭舞动成圈,又如灵蛇一般灵活游弋,寸寸逼近。

而先前笼罩着她的泼墨一般的妖雾被她的长鞭一点点打散,畏惧似的翻滚着向后退去,不过片刻便越来越稀薄。

金光一路裹挟着黑雾逼向黑衣人,一路压缩吞噬。而黑衣人自觉遇上了劲敌,不停的释放着杀机重重的黑雾,一边左右躲闪着她的长鞭。

这伤魂鞭是镇宫法器,虽然慕清寒是持有者,不过花映雪知道口诀,得他允许也可以共用。

而金甚本是妖龙,又多年作恶坠入魔道,这伤魂鞭专克妖异邪魔,何况修为又比二人稍逊,是以被花映雪打的无还手之力。

“你自诩蜃龙,又入魔道,难不成就这点道行?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手下的长鞭不停的挥动,金甚制造出来如同化骨水一般的浓雾原本站直沾之即毙,现下却威力越来越弱,到最后只剩丝丝缕缕,对抗强盛的金光无异于以卵击石。

身体撞击在墙壁上的沉闷声传来,金甚已经被逼到崖边,一开始不正面对战的他衣服被凌厉的金光割裂成片片破布,想掉不掉的挂在身上异常狼狈,又颇为滑稽。

丝丝血迹透体而出,因为穿的是黑衣,血迹看不太清,所以也不清楚伤势如何。

擦掉唇角的血迹,那少年的神情依旧桀骜:“不过如此,能伤到我也算有几分能耐。不过接下来的局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破!”

说完整个人凭空消失,仅留下一串得意至极的阴笑。

收了长鞭,花映雪思考着他临走时丟下的这句话,什么局?这货还有后招?

花映雪表示很烦,早知道几鞭子抽死他算了,免得又给他们下套。

她不怕事,但是讨厌麻烦,而且这麻烦还是自找的。她只后悔自己怎么那么闲,当初为什么要追着这货来?

什么做任务破机关都是幌子,现在又来什么局,她觉得目的就是弄死他们夺神器。直接一点不行吗,非得整这么多幺蛾子,还真是老母猪戴凶罩,一套又一套。

相比之下慕清寒显得淡定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他们身在局中,破局出去就是了。

其实他也很烦这种没完没了地被人算计,当猴耍的感觉,只不过他平日里不喜欢什么都表露在脸上,所以神情总是很淡然。

正在默默腹诽这妖龙,却发现四周的环境陡然一变。原来的断壁陡崖和危险的机关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红光充斥着的密室。

二人四下打量,却听到身后接连四声巨响,循声看去,原来是四道石门瞬息之间接连落下,激起尘土阵阵。

对这种机关设计已经见怪不怪了,花映雪迈步向前走去,刚走了两步,就发觉手臂有些发痒。

还以为是几天没洗澡导致的,她也没在意。慕清寒看着左右墙壁上红色的萤石,掌心大小,密密麻麻的镶嵌在石壁上,光芒以不同的角度向他们射来。

他隐隐觉得身体被红光照到的地方有些发痒,但他性子沉稳,也能忍耐,心中虽有疑惑,但也没吭声。

就在他们不停的往前走的时候,花映雪浑身越来越痒,手臂更是痒得有些受不了。

“嘶……怎么这么痒?”她忍不住挽起袖子看个究竟,不看还好,一看神色大变:她的整只胳膊已经血红一片,隐隐有往肩膀蔓延的趋势!

“这……这光有问题!清寒,快看看你的!”花映雪不禁惊呼出声。

她直接拉过慕清寒的左手,揭开他的袖子一看,愣住了,慕清寒的情况比她还严重,整条胳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红肿破皮,逐渐向心脏处蔓延。

慕清寒在她的左边,替她挡住了一部分红光,不然现在皮开肉绽的就是她。

她看着他依旧淡然的脸,又心疼又着急:“傻子!你怎么不说?”

慕清寒只是迅速拉下衣袖,牵起她的手步履加快了很多:“快走,先过了这里再说。”

密室很长,两人边走边躲避着红光。原本花映雪开了一道遮光屏障,但发现完全没用,一点遮挡作用都没有。

周围也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物品。

腹诽了一句这见鬼的地方,她已经觉得皮肉一阵剧烈的灼烧的疼痛,左肩处的痛感已经蔓延到了心脏处。

突如其来的一阵抽痛,如钢针扎进心底,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下一刻将呼痛声尽数咽下。

慕清寒想都不用想比她严重的多,她不想让他担心。

慕清寒立刻注意到了她的异样,眼中有担忧的神色:“还好吗?坚持一下,应该就快出去了。”

“嗯,还好。”

两人就这样忍着莫大的痛苦闯过萤石阵,终于走到了一片正常的空地。

感觉到手被松开,下一刻慕清寒汗如雨下,剧烈的喘息着,踉跄着撑着一边的墙壁,整颗心如同被尖刀反复刺入一般,痛的恨不能生生剜出来!

花映雪从没见过他这般脆弱痛苦的模样,心中巨震,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扯开他的衣服,心脏的位置赫然一片血红!

糟了,蔓延到心脏了!她赶忙去天元袋里翻找丹药,发现根本没带!

感觉到心口一凉,慕清寒的痛苦似乎减轻了些许。他皱紧的眉心也微微舒展,只可惜也只是缓解了十之一二,其中痛苦依旧无法言喻。

“你感觉怎么样?”花映雪心急如焚,第一次碰到这种怪事,面前又是她最在乎的人,难免心头大乱。为什么会出这种情况也不知道,丹药也没有,怎么缓解他的症状?

“好一些了……你怎么样了?”虽然那痛苦并没有衰减的很明显,但为了安抚花映雪,慕清寒还是这样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烟台书画【www.yantaishuhua.com】第一时间更新《大佬又被师弟截胡了》最新章节。